蕭鋕榮醫師 – 香港庚子年春季辨治

作者 : | 標籤 : | Comments: 0 | 二月 11th, 2020 | 累計瀏覽次數 : 73

 

香港庚子年春季辨治

今年年頭,武漢肺炎爆發,即使對比沙士時候,其殺傷力較弱,但傳染性卻強得多,所以近半月餘受感染人數不斷上升。由1月25日1975例確診,到現在為止3萬多例,短短半月已有10多倍的升幅。而另一邊廂,美國自去年10月以來,超過1900萬人感染流感,死亡人數大約1萬人,其情況令人擔憂。所以不論是中國還是美國,全球都面臨流行性疾病的危機。但為什麼流行性感冒有季節性的規律呢?為什麼其它月份甚少出現呢?

 

中醫對於季節性流感病毒的看法

首先從在浸會大學做動物實驗時所發現的現象講起。當年主要研究中藥對於化療後出現白細胞低下的升白作用。我們把特定劑量的化療藥注射到老鼠身上,再用中藥跟西藥進行療效比較。從夏季到冬季,實驗都在反覆進行。然而,所有老鼠都放在恆溫室裡,而且濕度、光照時間等,一年四季都保持穩定,所以室內的環境相對地不受室外環境影響。但奇怪地方在於,打完化療藥後的老鼠在夏季跟冬季的情況明顯不同。在冬季跟夏季相比,老鼠的活動度、力度、精神都要低下,明顯出現堆在一起取暖的現象,而夏天時候沒有任何老鼠死亡但冬天卻出現少數死亡。請注意,化療藥的劑量是一樣,其它實驗方法都是一樣,而室內的溫度不論夏天還是冬天,都是保持穩定,那為什麼外面氣溫下降時候,室內的老鼠會出現活動力低下及怕冷等問題呢?

 

從以上觀察所得,可以總結出三點。首先,即使處於室內,身體都會對於氣候變化作出反應。第二,身體感受氣候的變化,除了皮膚的温度感受器等之外,還有其它未發現的感受器。第三,身體對於氣候變化作出的反應是十分敏感而且影響很大。第三點是最重要一點,而且是流感發生、辨治的關鍵。當然,從以上實驗觀察所得,很難看出氣候具體如何對身體作出影響,但當結合中醫理論思考卻非常有啟發性。中醫的天人合一,其中說明的就是天氣如何影響人,以及人體如何跟據天氣變化作出反應。

 

流行性感冒以及氣候關係

流行性感冒為何與季節相關呢?其實,在實驗室之中要培養病毒,是十分考究的。因為病毒必須要在合適的環境之下才能培養出來,例如溫度、營養、酸鹼度等因素都要嚴格控制。反過來說,當環境不適合病毒生存,自然就會死亡。當特定的天氣改變影響人體,使人體中創造了合適的環境令病毒適合生存時候,自然容易受感染,因而爆發流行性感冒。所以,中醫治療不是考慮病毒問題,而是天氣怎樣人體產生影響,以及如何跟據天氣用藥去改善身體環境,令病毒不適合生存,正所謂皮之不存,毛將焉附?

 

庚子年春天氣候與五臟辨証

今年春天氣候因素十分複雜,且環環相扣,故只提出辨証要點,但臨床時候需結合思考。其特點如下:

 

第一,耗傷陰精。2019年香港氣溫普遍高,自1884年有紀錄以來最暖的一年,全年平均氣溫24.5度。所以,上年的火熱之氣很重,必然耗傷人體的陰精。因為秋冬之季,是人體儲備陰精的季節,當外面天氣太炎熱時候,身體會失去藏精功能,而且加大陰精的消耗,所以心、肺、肝、腎之精必然耗傷,也就是冬不藏精的問題。

 

第二,寒邪閉肺。由於上年的寒氣遲來,到新年期間香港的氣溫才稍為下降,以致寒邪郁閉肺氣,使肺氣出入受阻。但在香港的天氣來說,此寒邪並不太重,而且寒冷的日子不多,所以比較少機會直傷脾腎陽氣,除非體質本來脾腎陽虛或平素喜飲食生冷。而中國偏北的地方,普遍氣溫較廣東為低,所以寒氣較廣東地區為重。

 

第三,肝失疏泄,相火亢盛。春季肝木需要向上升發,而肝的特性是體陰用陽,也就是說肝要儲藏足夠的精血,才能正常地疏泄及升發氣血。因2019年天氣炎熱,肝失藏精功能,陰精不足,因而出現兩種情況,第一,肝疏泄失常,其升發之力受阻;第二,不能制約少陽相火,因而相火亢盛。而肺氣卻受寒邪所閉,所以相火困於身體,上刑肺金。

 

第四,肝木克土。由於肝氣疏泄不利,脾胃的氣機升降同時受阻。脾主升清,胃主降濁。如脾升清功能受阻,則濕氣不去,困於脾土,因而出現舌淡白而胎膩厚。但此濕氣不是由於天氣潮濕所引起,而是脾氣被郁,濕氣不去所致。如脾氣不足,升清功能被阻,濕困於中,則土不生金,則肺氣更弱,肺氣更易受寒邪所閉。另外,如胃氣降濁功能受阻,陽明燥熱容易上逆於肺。而脾濕症與陽明燥熱症可同時出現,症見大便難排、乾咳但舌淡苔白而厚。

 

所以,以上四點為今年春季的辨証要點。以天氣對人的影響為出發點考慮,屬於「天」的因素。每個人的五臟六腑衰盛不一,所以受天氣的影響程度也不同,而考慮患者體質問題是屬於「人」的因素。把兩個因素結合思考,就是中醫的天人合一整體思想。辨証時候有三個要點,第一,每個地方的氣候環境都存在差異,所以以上四點都各有程度的不同。例如武漢2019年12月除了天氣急劇下降之外,有9成日時間都是雨天,所以相對地寒濕之邪較重;而香港的氣溫需然都有下降但幅度較少,而且降雨量不多,主要以寒邪為主。第二,以上第四點其實是環環相扣,互相影響。第三,根據每個人的體質,以上四點各有程度的不同,所以治法用藥都有偏重。

 

庚子年春天論治

其實以上病機的治療要點在於厥阴肝木。原因在於:首先,春天以肝的升發為主,所以春季本身就以調肝為首要。第二,外寒閉肺會影響肝的氣機出入,故春季遇寒氣時候,肝的疏泄更為不利。第三,由於上年冬不藏精的問題,今年春天肝的疏泄都會受阻。所以,所有矛盾都指向厥陰肝木。

 

要調肝必須從「體陰用陽」入手,也就是要補充足夠的精血,肝的疏泄才會暢通。由於上年氣候因素,肝、腎之陰本來就不足,所以生地、丹皮、玄參等這類滋水清熱藥是不可或缺的。此外,寒邪閉肺可以稍加灸麻黃、荊芥、杏仁等散寒開肺氣。致於方間流傳很多化濕方於這個節氣使用,其實不一定對的。雖然,這半月餘來很多患者舌苔明顯都有濕氣,但問題是此濕從何而來呢?因於天氣濕嗎?雖然香港天氣普遍較濕,但近來降雨量不多而且相度濕度平均都不高,所以不一定來自於天氣。最大的原因應為肝氣疏泄不利,加上木克土問題引致脾濕不去。濕氣是副產物而已,不是致病的關鍵。其實只要善用使用柴胡類變法,能使肝氣疏泄暢通,濕氣自然而去。如過度使用反而會更加耗損陰精,加重相火,與今年春季的氣候特點相反。所以,如果患者偏向太陰寒濕,出現腹瀉之症,才考慮使用藿香正氣散等化濕方,但同時必須要適當用藥顅護陰精。

 

除了以上滋水調肝治本之法外,還要辨別邪熱在何經及虛實問題。此熱可由於肝疏泄不利,邪熱不去引起;或肝血不足,不能制約相火引起;或外寒閉肺,出入不利,邪熱閉肺;或氣血不足,熱入營血;或肝木克土,陽明熱不降反升。以上因素可以相互夾雜出現,或偏於厥陰、偏於陽明、偏於肺等,因人而異。加上,某些平素脾腎陽虛患者,寒邪更易傷及脾腎陽氣,出現寒熱夾雜的問題,所以要正確辨別邪氣的位置、深淺以及臟腑虛實才能準確用藥。

 

總括而言,人存在於天地之間,必然受環境的變化影響,所以不論是感冒還是雜病,天氣的因素都不能忽視。但年份、地區不同,氣候的特點都有差別,所以辨証用藥只有活法,沒有成方,故只提出某些要點作為參考。